乌托邦

​(合作者:Toby Tobias)

这条小径通向旧谷仓,这座谷仓安装了我们用来与其他营地交流的电子设备,是我们的社交媒体中心。它用尺寸如此小的交流工具竟把所有的人都联系了起来,进而又使一部分人能与更大的社交网络交流,像章鱼的触角一样向全球蔓延。“地球村”和“世界一家”的概念因跨国联合公司的崛起而出现。阔国公司全球市场的扩张就像醇厚的糖浆一样漫溢,越过国境、边界、文化。现在这两个概念却被抛弃了,这是由于以地区为主的基础设施建设限制了人们的对话交流,几乎没有成果。

让世界变得更小这样的想法已不再新鲜有趣。“理想化自由”这一全球性概念的瓦解灌输了一个精心编织的本土观念——“自由”不是消费、旅行、爱憎分明的能力,而是免于奴役和市场压力的自由。这不是阻止对市场探索的尝试,也不是阻碍付诸行动的愿望,也不是抑制创新(资本主义市场财富操作者最喜欢的一个词)。相反,这给予我们探险市场时以时间和网络技术支持。我们可以聆听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对话交流,思想碰撞,通过卫星,我们甚至可以知道地球以外的星球上,那里的生物们在讨论什么。

我经常躺在谷仓上,双脚在半空中摇来摆去,望着天上的繁星和飞过的飞机,陷入沉思之中。

每天清晨,当我和妈妈穿过农场时,几乎都能看见里面的牲畜和农场工人。这些人喜欢户外生活,感恩生命之轮循环往复,生生不息的伟大,感受大地的秉性。这些动物也自由自在地游走着,它们的肉再也不是我们餐桌上的必需品了,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比动物肉类更好的替代品。我们在由各个营地共同负责的共享农村里已经种植里了大量的植物,且已发明了从植物身上提取所需物质的技术。

现在这些正在农场里自在游走的动物们,已经不再有被猎杀的恐惧,同时,它们的品种也不再因大规模养殖而单一。如今,它们品种多样,类型不一,就连性情习性也各不相同。

虽然有的时候需要格外小心某只暴脾气的绵羊或者奶牛,我们仍会给它们喂食,与它们互动,甚至一起玩耍。也有小孩发现这样的平衡很难做到,就像我叔祖父艾伦,他小的时候因为惹恼了一只暴脾气的山羊而失去了一只眼睛。

在生命终止之前……在我葬身此地之前……在……之前。我生命中的这一刻,我认为生命是永恒的,是不可能改变的,就像在所有小孩眼中,时间总是是无穷无尽的。毕竟,为什么会有人会想着要求改变我们生命的一切呢?绞尽脑汁,我也不得其解,此时此刻我甚至对存在本身产生了怀疑,世间万物是否真的存在?

夏日的夜晚我们会在空地上观看电影或者戏剧。戏院就像公社的灯塔一样,吸引着当地人聚集起来分享他们的记忆、故事,以及重构故事里引人入胜的情节。长日将尽之下,这些活动让我们有了属于我们的共同回忆,回忆里有第一次浪漫的邂逅,有家的欢声笑语,也有失去朋友时的痛苦。我们的故事一再地讲述着人类在邪恶和黑暗边缘里的死亡和重生,这些故事也一直在社区剧院里上演着。在我看来,这些故事一定真实地发生在某个神奇的地方,我梦想着有一天能去这些故事发生的地方参观,去看那些孜孜不倦的程序员们如何使得数字演员们演出如此活灵活现、精彩绝伦的故事。

有时非常罕见的,我们会观看由电影明星的身体部位合成剪辑,而不是他们本身出演的电影片段。但是仅仅片段还不足以传达出整个电影的意思,所以大部分这样的片段都被销毁了。这些电影上演时是非常奇妙的,它们危险地触及到了野蛮的过去,人类尚未文明开化时的政治操弄,人与人之间的憎恨、欺诈。我清楚地记得我得到我的宠物——机器人罗宾的那天,如此甜蜜,如此愉悦,让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因它而存在。我依然记得我第一次和机器人罗宾——我最好的朋友见面时,我胸中漫溢的激动之情。时至今日回想起来就像仅仅过了几年光景一样,没想到现实中竟已超过一生一世了。

我有一条特别的腿,它是从我的骨肉组织里再生出来的,而且它有自己的思考能力。因此即使我能够像营地里的所有小孩,所有人一样参加集体活动,我也需要花更多的时间与罗宾,我的宠物机器人,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她有一个块红色的底板,就像我在图片上看到的远古时期的鸟类,她聪明得就像一本历史书,她能够始终确保我没有陷入麻烦或者迷路。她与我分享着生命,给予了我从未有过的关爱。我对她的爱也像一个孩子一般纯洁无暇,我照顾保养着这个会飞的机器人就像爱惜我自己的生命一般。

罗宾可以一连几个小时孜孜不倦地教我物理、天文学和数学。有些日子里,没有其他人,就只有我和罗宾两个,我们一起爬山、远足,不断地去学习、去探索。那个时候没有人会有邪恶的念头,我们在外面都很安全。

当我看着这些图片的时候,与罗宾在一起的回忆就涌上心头,那静谧的风景呀,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内心感受到了久违的平静祥和。而我也意识到了幸福的转瞬即逝,它是暂时的、流动的。为什么那些珍贵的东西那么容易被破坏,而那些邪恶的东西又那么顽固难以摧毁呢?所以我把它们画下来,把它们记录下来,也许这样我就可以找到内心的平静,不单单是我,也许所有人都可以如此。

拿起画笔做画其实并不难,绘画所能够表现得不仅是真理,更能够拆穿谎言、消除困惑。也许你会笑我太天真,就像人们经常做的那样,但我并不介意,因为大多数人并不记得我所记得的东西。所以我竭尽所能,把这些东西都画下来。人们需要明白的是我们不必按部就班地活着,我们一直都有从心而活的权力。

 

我记得野草在微风中飘荡,树木的清香,我脚上的泥土的芬芳;

我记得我做每一个决定时的果断坚决;

我也记得一连几天与那些乐天派工作的愉悦;

我记得我工作、创造、唱歌、写作的每一个瞬间;

我记得爱与被爱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

我记得一个安全,充实与幸福的未来,就像过去曾有过的一样;

我记得在清冽的水池里歌唱;

我记得人类对改变的渴望,对进步的渴望。

​蒋涵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