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重复“生”

日常中,文字带给我们最直观的语言力量就是文字本身的语义,它是经由文脉、历史而形成的,且往往在不同的时空,指向各有差异的。在堆砌起来的书写中,文字脱离了原本的单一维度的语义指向,日常使用所言明的那些意义逐渐褪去。其本身作为一种符号的语言力量,使这些不同含义的文字变成了某些松动而模糊未明的东西,从而解构文字本身的语义。重复书写带有了双重目的,即通过重复书写来模糊并解构了作为文字的语言(使得文字在语义/世俗层面的意义被弱化、解构)以及通过书写这一劳动性的行为重构出被解构后的文字,使之成为语言的文字(即自身的存在/这一书写行为成为一种语言,而不是借助世俗层面我们对文字约定俗成的语义来作为表达的语言)。书写与文字以一种不再为了传递约定俗成的语义而重新聚到了一起。这强调的是它作为一种人独有的劳绩,本身就是一种语言(表述)。这些带有行为意义的书写之下,文字的本源——作为人的一种劳绩的产物,显现出来。

​蒋涵萱